致我们终将老去的定西话!

2020-04-25 今日热点 阅读

  原题目:致我们终将老去的定西话!

  在“请讲通俗话”的年代,很多定西方言正在逐渐消失,你嘴里还能蹦一口流畅的方言吗?固然,在信息同步化的明天,通俗话英语啥的照样要会点。其实方言也是一个城市特点之一,一味的同流合污,终究掉掉落了自己的特点,也是一个城市的悲痛。欲望不要酿成嘴里的曾经,不想说终将逝去。但我们要以讲方言为荣,我们是地地道道的定西人。

  

  多年后,定西人谁还会知道

  曾经在定西

  有一种小三叫状况。

  有一种呆子叫删孙。

  有一种不在乎叫物哇。

  有一种摊开叫撇拓。

  有一种烦末路叫啊呀。

  有一种没法叫后西撒。

  有一种友情叫联手。

  有一种经历叫灌土。

  有一种颇烦叫木囊。

  有一种傻子叫冷棒,

  

  多年后,定西人谁还会知道

  曾经在定西

  有一种街道叫改套

  有一种二求叫逝世狗。

  有一种呆子叫洋板。

  有一种性情叫窝也。

  有一种豪放叫阔绰。

  有一种疑问叫啊门喽?

  有一种没法叫吃不住。

  有一种赞誉叫歹的很。

  有一种吃的叫搅团。

  有一种面食叫懒疙瘩。

  有一种人品叫删板。

  

  多年后,定西人谁还会知道

  曾经在定西

  有一种美男叫心疼。

  有一种帅哥叫干散。

  有一种恋爱叫开展。

  有一种厨具叫擀长。

  有一种打赌叫牛九。

  有一种歌谣叫小曲子。

  有一种平易近俗叫社火。

  有一种表彰叫攒劲。

  有一种批评叫瓤欠。

  有一种小器叫日眼。

  有一种蒙昧叫阴败。

  

  多年后,定西人谁还会知道

  曾经在定西

  有一种回外家叫颠山。

  有一种游戏叫打蛋儿。

  有一种蛇叫长虫。

  有一种田鸡叫癞瓜子。

  有一种蜘蛛叫邹邹。

标签: